熱門:

2019年6月26日 郝承林

流動性盛宴 為何現在似1999

非理性亢奮(Irrational Exuberance)是聯儲局前主席格林斯平在1996年所鑄的詞語,形容股市已升得太高,要投資者擔心資產泡沫,但美股足足升多三年才見頂。且促成泡沫的不是別人,正正便是他。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流動性充裕加上科技股熱潮,股市是否正再一次走向科網泡沫?

1996年底,納斯特指數升至1300點,較91年時的600點翻了一番。格老看見股市創新高,作為央行行長,怎樣都要提醒投資者小心風險。

「Clearly, sustained low inflation implies less uncertainty about the future, and lower risk premiums imply higher prices of stocks and other earning assets. We can see that in the inverse relationship exhibited by price/earnings ratios and the rate of inflation in the past. But how do we know when irrational exuberance has unduly escalated asset values, which then become subject to unexpected and prolonged contractions as they have in Japan over the past decade?」

低通脹讓人認為經濟疲弱,央行自然不敢加息,低息滋長資產泡沫,隨時讓日本式的泡沫經濟在美國出現。想想也好似有道理,但市場就是不聽格老的,納指足足要升至2000年初的5000點才隕落。

為何會這樣?因為格老根本是錯判形勢。美國在90年代初開始加息周期,1994年遇上墨西哥債務危機,被迫減息(6厘減至5厘)。1995、1996重上5厘半後,又在1998年遇上亞洲金融風暴,而再減到4厘半。息率長時間在低水平徘徊。

但其實美國經濟強勁,科技革新帶領經濟轉型,中國製造又讓通脹壓力消失。央行因沒有通脹而不加息(或放慢加息),結果造成泡沫(1998年開始加已經來不及了)。美國現在通脹壓力同樣不高,讓人以為即將步入衰退,其實美國經濟表現極佳,今年首季GDP增長達3.1% 。現在的網購普及,不正如當年的中國製造一樣嗎?同樣讓通脹問題消失。

債息兩厘 科技股估值低

同樣相似的,是1994和1998兩次金融危機,讓聯儲局掉頭減息,現在則是總統壓力讓聯儲局減息。聯儲局去年QT有實際需要,但經過第四季股市大跌後,儲局還敢大力收緊嗎?未來一年,貨幣政策定必寬鬆。或曰,上回互聯網泡沫,因為人們不了解,充滿想像空間,所以才愈升愈高。現在人們對科技已有基本了解,即使再有泡沫,也不會如上次般盛大。

但1999年時,美國10年期國債息率達4厘,現在只有2厘。無風險利率愈低,資產估值便愈高。由此角度看,現在科技股的估值一點也不貴。流動性放鬆加上好的投資對象,然後會發生什麼?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