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9年1月12日 姚穎謙

言不顧行 DXC遇考驗

科網股呈現弱勢,在最近兩個月尤為明顯,主要原因包括:估值過高、中美貿易戰影響、Facebook外洩個人資料等,看官們從蘋果公司、Facebook等科網龍頭的股價從去年下半年回落逾三成已可知曉。

蘋果和Facebook的股價固然分別受累估值和私隱條例(如歐盟GDPR),而作為B2B公司的DXC,則是因為行業變革令它身處的環境更為凶險。DXC是做數碼轉型、IT服務,是全球領先的IT外判公司,2017年自CSC和HP Enterprise所屬的Enterprise Services合併而來。

CEO Mike Lawrie和CFO Paul Saleh 2012年時已在舊公司CSC合作無間,透過減少產品種類和重組部門令利潤猛升,在2012年至2017年間股價獲享升幅1.7倍,令投資者兩年前對他們強強聯手充滿期望。

雲端與外判由互補變替代

然而,三大問題令人對DXC成為倍升股的美夢破滅。首先,Lawrie和Saleh所帶領的新公司難以抵抗時代巨輪的輾壓。企業們在審視成本的初期,減少自家IT人手,讓IT外判公司代勞是最簡單直接的手法,令CSC、IBM,以及Accenture等公司生意滔滔。但黃雀在後,在雲端時代,雲端服務因財雄勢大的科網巨企投入海量資源建設而變得非常完備,比如公有雲方面,Google、Amazon、Facebook在2019年預料分別投入230億元(美元.下同)、260億元和180億元,當中Amazon更是連續4年增加開支,並已是成Public Cloud IaaS約定俗成的標準。

科網巨企在進軍1000億元IaaS和PaaS的同時,也正向1000億元的SaaS巿場開展攻勢。眼見雲端已逐漸成為商業社會的標準,加上財務彈性、擴容支援、全方位覆蓋(雲端服務在移動方面更是完勝IT外判)等因素,自動更新軟體較外判IT服務更有優勢,企業們在近年已大幅減少外判服務,使雲端和外判由互補演變成替代的關係,令DXC等外判商遭逢險境。

另外,巿場亦擔心DXC的願景未能兌現。在2017年3月,當CSC與HP Enterprise Services聯姻時,Lawrie曾說要在2020年前要結合DXC與Dell、Microsoft、HPE及AWS等合作夥伴的產品,協助客戶作全方位的數碼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s);亦會投資與栽培公司內也隸屬外判商的新一代IT菁英,讓公司能夠掌控擅長處理數碼轉型項目的人才;同時要有穩定的收入增長,至2020年每年升1至4個百分點,可持續的利潤率擴充,在財務紀律得宜下提供三成的股東回報率。最新的DXC股東權益回報率僅16%為目標的一半,收入更按年跌6.2%,如此成績難令投資者接受。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