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7月24日 譚新強

打貨幣戰已過時 美國反幫了中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Helsinki)的表現比想像中恐怖,不止似向俄羅斯總統普京「述職」那麼簡單,更像一個被抓住大量黑材料的被勒索者。當被記者直問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時,他不敢絲毫得罪普京,兜圈兼說了一堆「特式」廢話,更多次為美國過去對俄政策道歉。情急之下,更亂說相信普京空話與相信美國情報系統提出真憑實據的程度是一樣的。

特朗普即時受到美國各方強烈攻擊,包括極不願出手的大部分共和黨領䄂,都因自保而要發聲,連霍士電視台主播都口窒窒和搖頭嘆息。在巨大壓力下,特朗普亂解說,稱只因說錯一個字,企圖轉為說成相信美國情報多一點,但仍存在疑問。過了兩天事件稍為平息,馬上邀請普京在秋天訪美。

近日《金融時報》深入調查特朗普有份參與的一個多倫多豪宅加酒店地產項目(現已破產兼改名),他主要出的是名字加酒店管理,佔一些股份,且在十多年前出席動土儀式。特朗普的合夥人全都是俄裔新移民,幾乎肯定全都是俄羅斯黑手黨(Russian Mafia)。

資金來歷不明,經該報調查後,發現大量來自俄羅斯國有開發銀行(VEB),當時的總裁就是普京。更有證據這幫人曾付1億美元「佣金」予一批跟克里姆林宮有密切關係的人。

米勒查通俄放軟手腳有因

特朗普各種罪行(掩口費醜聞也有新發展)可說罪證如山,但通俄案特別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的所謂獨立調查仍像蝸牛般緩慢。近日美方檢控了12名俄軍情報人員,普京更亂說建議交換證人來審問,然而真正能遞解到美國受審的機會是零。

放慢調查特朗普有3個原因。首先案情複雜,需要更多時間,例如抽絲剝繭細心調查,要等到最適當時機才出手。這個解釋最正面,但未必是全部真相。之前寫過關於數據年代如何改變法律的文章(感謝好朋友P君高度讚賞,如有興趣,歡迎重讀),現世代法律面對的最大問題是太多數據存在。從前可能遠低於1%的犯罪留下證據,現在可能已跳升至近10%,執法和司法系統根本無法處理海量案件,結果執法變成非隨機性。在調查高官和政客的時候,檢控與否更必受政治因素影響,導致法治受損。曾蔭權一案也是個好例子。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 熱門文章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