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10月16日 鄭赤琰

「一國兩制」弱在「港人治港」

當初制定香港特區《基本法》時,讓港英留下來的制度「五十年不變」,為的就是怕突然間把共產主義制度取代資本主義制度,轉變太大,原有的「安定繁榮」會來個「脫胎換骨」,許多人會難以適應;不但制度不變,京官也不派來取代英官,而是由港人當官,整個特區政府都由港人擔綱,即「港人治港」,不是「京人治港」,也不是「英人治港」。

理論上,只要制度保留,即使換上不同的人管治,沒理由行不通,可是經過22年實踐的印證,清一色港人掌政的行政首長及行政會議,歷經重大政策和行政工作考驗下,無功而退,甚至給政治危機沖下去。

行政如此,立法也然。立法會每遇到重大立法,便立即陷入派系對立,為了阻斷立法,不惜採取非常規的手法,令立法會議無法進行,重大立法因而擱淺,這樣的經驗發生在4位行政首長身上,4人與立法會的關係也告危機四伏。

由此觀察得到的結論,「港人治港」即使算不上失敗或到無法挽救,最少也是弱勢示人!為什麼?且讓本人以政治科學來加以討論。

一、未有培養政治人才

這個問題歸咎起來是殖民地的後遺症,殖民地政府為要給自己有足夠的統治安全,一般都會打壓本地政治人才,不讓其有生存空間,香港也不例外。過去一個半世紀以來,英倫統治香港,政府的政治領導班子,都是從英國跟隨新任港督派來安插到所有政府各部/局去掌權。

上至港督是代表英皇,其資格要不是英國的顯貴,也是政治顯赫之輩,以他們的政治地位,出任港督掌握殖民地最高權力,綽綽有餘,更何況跟着他到任的還有不下千名的政治人才,他們在英國的民選問責制度下,早已身經政治百戰,到任香港後被分插到所有政府部門的決策工作,每一項重大決策的起碼要求,就是不要踩到「政治地雷」,也即不要惹起「官逼民反」。

港督有了這批各部門的決策負責人,還會把他們調到由他主持會議的行政局出任「官守議員/部長」;這批議員又有常任與非常任之分,前者屬政府重大部門如財政和內政,後者屬一般部門。非常任的意思是,行政局有其決策提案時才會出席。

行政局裏還有「非官守議員」,他們是由港督到任後續聘或新聘的社會各界菁英,過去獲常聘的有滙豐銀行總裁、港大校長,聘用他們的用意是借他們在當地的政治敏感度,可以及時提點重大擬議中的政策是否有問題。由此可見,港英政府統治下的香港並非政治人才空白。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