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3月6日 鄭赤琰

香港參與大灣區要取長補短

以頭40年廣東9市發展的功力來預測大灣區發展規劃今後20到30年會成為世界頂級的發展地區,應該是謹慎樂觀的。想當年剛開始在1979年討論開放政策與在港澳周邊成立「經濟特區」時,就在今年規劃為大灣區的9個城市(廣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東莞、中山、江門、肇慶)的GDP才不過是日本的8%(包括香港和澳門)。

就今天「九加二」的大灣區的經濟總量約10萬億元、人口7000萬的規模看,如果香港真能把原來的「介紹」轉為「參與」的角色,不但內地會發揮更大的發展功力,就是香港本身也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勞工密集未能轉型資本密集

就以深圳與香港作個比較,從1979年到現在,深圳從一個農村變成今天超過千萬人口的城市,其中的硬件例如商廈的建設已追上或追過香港,又例如軟件的教育與科研,前者由無到很有規模,後者單是IT的研發成就已躋身世界頂尖,騰訊與華為便在深圳創業的;反觀香港的科技園是虛有其表,中文大學旁邊的科技園在吐露港填海出來的大片土地,原來的設想確該是理想的科技園區,但第一期開發後,起步蹣跚,第二期也遲遲現身,之後剩下的大片土地竟變成豪宅建築,把科學園的發展也斷了「龍脈」。

五十年代中創立的觀塘工業區,到了內地八十年代開放外來工業投資後,觀塘工業不思把勞工密聚工業轉型為資本密集的科技工業,把整個工業區廢掉,之後好不容易才由工廈業主自己「執生」改裝為商廈出租。勞工密集工業不是不能轉型,而是不為。因為放棄的心態,令觀塘和長沙灣兩個工業區變成「工業失敗」的心理障礙,即使後來有了「吐露港工業園」,官商更有興趣的是在那裏「炒樓」!

由此說來,如果當年面對內地開放工業的競爭,自己先行一步把工業轉型,正如新加坡那樣,不但自我轉型,而且還作出戰略選擇,相中醫療科技工業,把全球五大醫與療兼備的企業引進新加坡合資研發以亞洲人為對象的病與藥,這個戰略選擇考慮到中國等亞洲各國在醫療方面的落後,搶先這一步,可遙遙領先,不怕競爭,結果在醫療工業領域新加坡已成為先進地位,而且還成為一大GDP的貢獻者。

往者已矣,來者猶可追。香港要擺脫「介紹人」角色之餘,在扮演「參與者」方面又有什麼作為?若用《孫子兵法》的「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去思考,便可從自己的長處與短處展開工作。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