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7月27日 丁望

釋法有追溯期 沒有法律根據

香港特區立法會4議員資格取消案(俗稱DQ4),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於7月14日裁判定案(Constitutional and Administrative Law List, No.223-226 of 2016)。其定案的法源,是《基本法》104條、人大常委會對104條解釋(2016年11月7日釋法,下稱104條釋法)、宣誓及聲明條例(本地法例)等。

從法律的視角觀察,涉及DQ 4的最大關鍵因素是104條釋法。關於104條釋法,有兩點法理是確定、清晰的:一是根據《基本法》,在「一國」屋簷、「兩制」邊界之下,不容許有分裂國土、獨立行為(1、12、23條),獨路行不通;二是人大常委會有對《基本法》的解釋權(158條1款)。

非釋法文本 無法律效力

104條釋法後,有人稱人大及其常委會「權力至高無上」,港人對於釋法的內容和程序不容置疑。這是疏離法律的政治假想。

儘管人大有立法權、常委會有釋法權,但它們並無超越法律之上的權力;其中的釋法權,受到不在香港實施的《立法法》(2000年3月公布,2015年3月修正)規範。

人大常委會釋法權的法源,除了《基本法》之外,尚有不在香港實施的《八二憲法》(67條4項);《立法法》對釋法的規範(40-45條及57-58條),則更為具體。《立法法》雖不在香港實施,但人大及其常委會在北京行使公權力,必須受它約束。

港人了解《立法法》的不多,即使香港法律界人士亦極少提及《立法法》與釋法的關係;北京「法律專家」提及104條釋法,更迴避《立法法》。

本欄依法論法,就104條釋法與《立法法》的關連,有系列的分析(2016年11月10日、11月17日、11月24日、2017年1月26日、5月11日)【註1】,觸及程序(包括提請釋法主體)不完善。本文則分析104條釋法的所謂追溯期(追溯力、追訴期)。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