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5月9日 鄭赤琰

從中美關係發展現實看台獨前途

4月27日蔡英文接受路透的訪問,說自己不排除再與美總統特朗普通電話,當路透把蔡的講話去問特朗普時,得到的答案卻是不再有興趣與蔡通電話,並進一步說明原因不想給中國製造麻煩。

兩人如此隔空對話,前後不過百天。上次兩人通上電話,舉世關注的是特朗普打破40多年不接觸不交談的慣例,事後還表示要重新考慮「一個中國」的政策,搞到蔡喜出望外,以為自己的「台獨」路線已取得了驚人的突破,可是高興不過百天,現在卻是打回殘酷的政治現實,深感被人當作政治籌碼來玩;更殘酷的是蔡抱着信心滿滿的「台獨」,以為自己有什麼過人之處,能人所不能,「台獨」在自己領導之下,先突破美國的防線,再借美國的影響力去取得歐盟的承認;有了歐美的政治認同,「台獨」便可無往而不利,其他落後國家不交往也不在乎,只要有歐美的政治認同,外交來往,進而取得經貿的廣闊空間,也就會是順理成章的事。這樣的如意算盤是否打得響?島內的藍營與學界有識之士早就作出警告,當心被特朗普收編成政治籌碼,產生想利用人反被人利用的後果,輸掉的不單是蔡英文與「台獨」的政治前途,而把台灣的國際空間也賠上了!連日所見,島內的輿論早把蔡罵翻天了!

其實,作為一個學者出身,蔡與其中央研究院的同僚早就應該從美國對兩岸的外交政策演變作出「實證的研究」(Empirical study),便可得到一個演變的「獨立因素」(Independent factor)與其演變的軌跡。這個「獨立因素」是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穩定的指數,愈是趨向穩定,這個穩定的指數便愈高,美國對大陸的外交關係便會跟着不斷加強。相對來說,台灣的中華民國政權愈是走向不穩定,美國對台的外交關係也會跟着不斷削弱。如果用「政權穩定」這個獨立因素來觀察美國對兩岸的外交走勢,便可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

首先且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後,從1949到1953年期間,北京解放大陸與海南島到韓戰結束,美國已和北京從內戰打到韓戰兩度作過軍事交手,知道北京政權已告塵埃落定,先是在韓戰把麥克阿瑟炒魷魚,因為他違抗杜魯門不應把中國捲入韓戰的命令,接着還警告蔣介石沒得到美國認可,不可「反攻大陸」。

其次再看越戰,美國從1954年捲入越戰到1975年被打敗為止,尼克遜當政期間下定決心要打破與北京的外交僵局,並親自去見毛澤東和周恩來作出恢復邦交的友好表態。相對的,還在尼氏手中把北京送去聯合國,取代了中華民國的代表身份。因為經過了越戰交手後,美國已深感到北京的政權已無可能被台灣推翻,反而是中華民國在台的政權,已出現國民黨來自大陸的領導層接班人有老化而難以為繼的情況。

1979年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鄧小平復出領導作出開放政策,中美邦交正式建立,中美貿易大幅增長;相反的是美國貿易的增長卻被大陸迅速比下去,與此同時蔣經國繼承蔣介石不但沒法挽救中華民國在台復興,反而被形勢所逼在軍政機關重用了有「台獨」傾向的人,李登輝這位後來被視為「台獨教父」的人物便是在蔣經國手上抬舉出道的。李登輝出掌國民黨的最大破壞是把國民黨的人事與財力作出了致命的削弱,同時也趁機抬捧台獨,陳水扁與蔡英文便是在李氏手上栽培起來的,主張「台獨」的人口也從李時代的8%上升到陳、蔡執政時代的40%有餘,而贊同國民黨兩蔣主張統一的人口,由八成下降到不足一成,其主流支持者也由統一變成不統不獨。「台獨」與「不統不獨」爭持不下,台灣出現了民進黨與國民黨對立的形勢下,其政治穩定江河日下,經貿的國際空間也因為政局不穩定而不斷削弱。

(節錄)

全文

標籤: #政經分析#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