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6月15日 儂白蒂

新平庸的可能破口

起因於歐洲國家競相掛號加入及兩岸間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著實在3月天的福爾摩沙撩撥起一湖漣漪。沉寂一段時日之後,早陣子在中國福州舉行的「亞洲合作對話-共建『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合作論壇暨亞洲工商大會」中,各國代表確立今年6月完成章程談判,及今年底前投入運營的初步期程。

毫無意外地,這個啟動「一帶一路政治經濟學」歷史大博弈的活水樞紐(亞投行),勢將在可預見的未來,不斷糾纏著你、我、台商、藍綠政客與整個台灣社會。

看不見未來的「新平庸」
可,這充滿大國角力與戰略競逐意味的「一帶一路+亞投行」,跟「新平庸」(new mediocre)又有什麼關係?
「新平庸」一詞,最早是由世界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Lagarde)於去年IMF年會中提出。她認為,目前全球經濟成長很有可能已陷於「新平庸時期」,「未來五年,世界經濟恐持續疲弱」,主因是投資不足,加上低信心、低成長、低通膨所構成的惡性循環。

不久,我們的11A總裁也隨即拾人牙慧一番。彭淮南說,若干先進經濟體目前正面臨著低投資、低通膨、高債務及高失業率的困境,加上新興暨發展中經濟體的成長減速,使得全球經濟復甦力道疲弱,陷入長期成長低於平均水準的「新平庸」時期。

簡言之,東西方的經濟專家大致形成一定共識:當前全球經濟的最大難處是需求不足,致使企業不敢大舉進行投資;最大困擾是資金過剩,容易誘發資產泡沫危機。在這種關鍵時刻,通常只能仰賴各國政府負起反景氣循環的重責大任,透過各種非常態方式刺激經濟復甦、擔任披荊斬棘的開路先鋒。

新平庸之可能解?
其實,IMF不僅點出目前困境,也試圖從宏觀角度提出若干放諸四海皆可一體適用的具體建議:第一是貨幣政策。以寬鬆銀根作為全球主基調,新興國家宜積極因應未來波動性增大的可能性(因美聯儲加息計劃)。二是財政政策。財政政策應偏擴張性,以便支持就業市場改革及有利經濟持續成長。三是基礎設施投資。擴大投入短期內可維持人們就業、促進有效需求,中長期又能創造並提升價值的基礎建設。

持平而論,IMF的建議實為老生常談、了無新意。

能做的早做了,做不了的還是做不了……

上述三項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刺激景氣ABC。第一項建議,單是美國就已經做了6年之久,各國政府也紛紛東施效顰、甚至加碼激情演出,終極受害者多半是政府效能與金融系統相對不健全的新興國家(IMF沒法阻止先進國家以鄰為壑,只能呼籲新興國家自求多福)。

第二項的擴張性財政政策,主要工具不外乎大幅減稅與增加支出。前者是減少政府收入,後者是增加政府投資或消費,以各國國債創新高、歐盟力行撙節(政治氣氛不允許)的現況下,可有效著力的部分不多。

第三項建議則是第二項增加支出的升級版。基本邏輯是:既然政府要花錢,最好是能留下點實體建設,總比把錢丟進水裏、只換得「噗通」一聲好多了。而且基礎建設需要大量人力執行一段時日,具有短期內減少失業人數的美化效果,是深受各國政府歡迎的「救經濟」特效藥(例如台灣政府很愛的「擴大公共建設特別預算」之類的施政)。

既是升級版,當然會遇到同樣瓶頸,多數政府囊袋羞澀、無錢可花;就算有,也很有可能過不了國會那關(因為政府效能普遍低落,公共建設淪為蚊子館的歷史經驗不勝枚舉)。

「山不轉路轉」的新選項
如果此刻出現一樁目標清楚明確、獲利機率甚高,出資金額不用太大、又可有效引導民間游資進入實體經濟的投資機會,不用花太多腦力也能知道,各國政府會如何心癢難搔、趨之若鶩。

由中國大陸倡議成立的「一帶一路」與「亞投行」,就是在這樣的政經背景之下,成為今年以來國際社會中最火紅的熱門話題,並已吸納57個創始會員國參與章程制定,包括英、德、法、意、加、俄等重要工業國(還有被拒於門外的台灣)。

撇開濃厚的政治意涵不談,現有資料顯示,「一帶一路」計劃囊括44億人口,經濟總值高達21兆美元,且多為對基礎建設需求極大的開發中或低度開發國家。亞洲開發銀行(ADB)曾估算,2020年之前,亞洲基礎建設投資總資金需求約8兆美元,尤以電力開發、道路修建與電信系統三者為大重點。

而AIIB就是這套新世紀中國崛起大戰略的主要資金來源,資本額暫定1000億美元,中國出資比率約30%,其餘出資比例依各國GDP(國內生產總值)規模為基礎加以計算分配(亞洲國家佔比75%、域外國家約佔25%),主要針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基礎建設進行準商業性融資。

跨國聯合財政政策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把「一帶一路」視為一種跨國聯合財政政策,「亞投行」則是突破個別國家舉債限制,採取各國聯合集資,並引導民間資金投入的創新做法,其目的當然是希望有效去化多餘資金、刺激全球景氣回升。

雖然中國這套「一帶一路政治經濟學」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雖然這些基礎建設最終不是落在自己國家,雖然因此衍生的多數就業機會無法裨益自己國人;但至少這是在鬆無可鬆的貨幣政策之外,目前國際間放眼望去企圖野心最大、實現機率最高的實體經濟投資計劃。

究竟效果如何?最後會不會成功?能不能成為突破「新平庸經濟」的終極武器?就請各位看倌備好茶水、搬妥板凳,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本文來自︰The Glocal

The Glocal 是全球華文社區的國際新聞綜合評論網站,由Roundtable 的香港國際關係研究學會管理,受香港政策研究所國際關係研究中心、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支持。作為《國際關係研究月刊》的延伸發展,the Glocal 以網上雜誌形式,由香港、澳門、台灣、美國、英國、澳洲、新加坡等不同地域的評論員,專門探討國際政治、外交、文化生活等不同領域。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