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11-20 10:00

孔永樂: 從金磚國家峰會看香港的困境

放大圖片

早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金磚國家峰會並發表演說,當中提到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崛起勢頭不可逆轉,為全球經濟治理體系變革注入強勁動力。事實上,早於2010年英國《經濟學人》已指出,發展中國家(特別是金磚五國)的經貿增長是世界貿易增長的兩倍。

揭示激進暴力的本質

此外,當富裕國家的公債由2007年佔GDP比率約75%升至2015年約110%時,發展中國家的公債大多在GDP比率約40%或以下。過去數十年,中國、印度、巴西、土耳其、泰國、波蘭及捷克等國亦逐漸由援助受益人變成援助者,可見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崛起不可忽視。

然而,香港的經濟發展仍然傾向於發達國家地區,政府經常提出開拓伊斯蘭金融市場,但多年來的成果有限。2016年,時任特首梁振英曾建議設立10億元「一帶一路」獎學金,資助沿線國家的學生來港讀書及交流,建議受到極大爭議。最終,香港經濟仍然停留在原有的發展模式,當發達地區的經濟增長處於低迷時,香港也難以獨善其身。

誠然,香港在二次大戰後因應世界政經形勢的變化而不斷轉型,從轉口貿易、本土製造業,到國際金融及旅遊中心。新興市場經濟是大勢所趨,香港必須重視這發展路向,才能把握世界經濟成長的規律。

習近平的演說也提及在發展經濟上,營造和平穩定的安全環境非常重要。當世界並不太平,而地區安全局勢持續緊張時,衍生問題便會層出不窮。全球正受到傳統和非傳統安全威脅,現時香港人經歷長達數月無休止的暴力衝突,相信對此有深刻體會。

生活在二次大戰後的富裕一代,可能對和平穩定習以為常,沒有意識到香港的社會治安原來非常脆弱。傳統上,我們經常認為安全議題只關乎於國家主權及領土完整,當國土安全受到威脅時才作出軍事行動。不過,在現代複雜的社會內,極端氣候、網絡安全、武器擴散等都可屬於非傳統安全的領域,威脅社會和人類生存及發展的重要議題;一些學者更把交通堵塞、電力中斷及恐怖主義納入非傳統安全威脅內。

香港正面對一連串非傳統安全威脅,由於滲入政治意識形態的紛爭,令問題變得難以處理。筆者認為,大多數香港市民根本與恐怖主義、港獨極端主義風馬牛不相及,然而,好戰的勇武派已劫持了整個民主派,企圖僭奪其領導地位,透過武力抗爭其極端政治理念。

面對香港長達數月的不穩定局勢,習近平雖然遠在巴西討論新興市場經濟發展,也為香港局勢表明嚴正立場。不少專家學者已留意內容提及3個「嚴重」踐踏法治社會秩序、破壞香港繁榮安定及「一國兩制」原則底線,深刻揭示了激進暴力的本質,言詞比以往發表過的都嚴厲。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