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10-12 10:00

李子衝: 沒有地鐵的一天

放大圖片

自從地下鐵路1979年10月1日開始投入服務,40年來,毋懼人潮,毋懼風雨,無間斷地穿梭香港每一個角落。可是10月5日,由於早一日政府宣布《禁蒙面法》,社會動亂,鐵路站遭受破壞,以至港鐵所有路線(除機場快線外)全部停駛,寫下港鐵歷史的一天。

港鐵乘客量每日500多萬人次,超過香港公共交通運載量的一半,沒有地鐵,整個社會活動會癱瘓下來,猶幸那一天是星期六,長假期的第一天(接連重陽節),不少人外出旅行,加上明知示威者會遍地開花,很多市民都避免出街,有如民間宵禁,勉強靠巴士、小巴等可以應付過去。

沒有地鐵的一天,令我們想起香港的歷史發展,一直向着好的方向,經濟騰飛,社會太平,幾十年來,雖有風浪,總是迎難而過。太平了50年,很多事物慢慢忘記了,可記得以往金舖、銀行門口多有外籍持槍守衞,殺氣騰騰,孩提時不敢走近,避之則吉。

經濟急劇發展,社會日益太平,城市文化改變,街道布局改變。大家講求客戶服務,設計平易近人,滿街金舖,玻璃櫥窗,中門大開,兇神惡煞的外籍警衞變成笑面迎人的服務員,商場、大廈的保安員,保安職能逐漸減少,更多是諮詢、解說等服務。

整個社會對保安的概念鬆懈下來,重美觀,不重安全,這一陣子已充分考驗,示威者四處破壞,玻璃的指示牌、裝飾、通道、門窗……輕易擊破,店舖、商場如無掩雞籠,自出自入,予取予攜。

又如有些店舖,特色是全幅透視的玻璃,親切而熱鬧,可是難以防範衝擊,相信經過今次事件,香港的街道設計可能全然改觀,變得銅牆鐵壁,一座座保壘般,甚至滿街持槍護衞,變為一個戒備森嚴的城市。

七十年代的另一個現象是治安不好,什麼「劏死牛」、「箍頸黨」隨時出現,夜歸人,特別是女士成為搶掠的目標,當年公屋林立,各自成立互助委員會,互相幫助,互相照顧,晚上屋村持棍當更,安排車站接送,保護弱小。這些自衞隊伍隨着香港經濟向上而消失,但是近期「私了」事件增加,人人自危,令人想起是否組織自保隊伍以加強保安,古老事,又派用場。

另一個問題是警力,香港有3萬警察,以國際間數字而言,不算過多或太少。一般地方,警察與市民的比例大概1︰200至400,香港是1︰239,但是遇上大型群眾活動,遍地開花之下,明顯地覺得數量不足,而且調動不夠機動,難以止暴制亂或阻止「私了」,如何回復太平是頭痛的問題。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