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8-20 10:00

鄭赤琰: 善用法庭禁制令 確保公共空間恢復秩序

放大圖片

自2014年以來,香港兩次大型群眾運動擾亂了兩大公共空間的社會秩序,第一次是2014年的「佔中/雨傘革命」,金鐘、銅鑼灣和旺角的周邊道路都給示威群眾佔領而致3區的公共交通秩序大亂,整個被癱瘓了,而且佔領長達79天,令3區所有商業中心業務停頓或大受影響,所有必須使用3區道路的公共交通、的士、貨車、旅遊車、私家車等等,都要禁足。

第二次是2019年8月9日至14日,一連6日整個機場都被示威群眾佔領,令機場這個活躍的國際空間陷於停頓,數以千計的班機取消,單日內竟多達五六萬名旅客被迫躭留在機場,進退不得,外來旅客回不了家,本港旅客出不了門,作為一個世界級的國際大機場,竟然被五六千人佔領,原本是人人可自由出入的公共空間,竟然變成動彈不得的公共困境。

禁制令一出 清場最快捷

這兩次事件,都把政府難倒了,兩位特首束手無策,儘管事前曾與對方溝通,2014年曾與學生領袖公開在電視對話,2019年在立法會有過劇烈的爭議,但都無法平息事件。以為可用警察清場,甚至晚晚發生警察與示威者對峙,哪怕用上了催淚彈(煙)、胡椒噴霧、警棍等等,都只能退敵於一時,第二天又重複展開攻防的遊戲。

結果,2014年的那次是警方疲於奔命,最終3區還被佔領79天;2019年這次,警方與示威群眾仍是次次在重要街道上展開攻防戰,不同的是這次對方採用港九新界3地流動性地佔領街道,還懂得用「山寨版」的石頭、磚塊、竹枝、木棍、彈弓,就地取材,有什麼可作攻擊的武器,便隨手拿來,甚至還主動出擊各地警署,以激光或強力的彈弓發射彈珠,間中還放火企圖燒警署;雙方為了追逐,從道路追上商場,連shopping的公共空間也淪陷了。事實是證明動用警察,不但結束不了亂局,反而給對方一個藉口把警察醜化為「暴警」、「過分用武」、「濫權」等等,也成為示威者發動群眾上街反政府的口實!

由此可見,任何工具,包括公器,利用得法,事半功倍,反之,便會變成港人的口頭禪:千斤搏四両。上述兩大事件使政府束手與警方棘手,都告無功而退,最後還是由公共空間的常用者向法庭申請禁制令,派出執達吏執行法庭命令,有敢違抗不遵從而離開禁制範圍內的,便會被執達吏拘捕到法庭迅速判為藐視法庭論處。如此執法,迅速有效,2014年事件中,示威活躍分子黃之鋒便因違抗禁制令而被捕判監。79天的佔領行動也迅速落幕!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