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8-06 10:00

許劍昭: 仇警的賴得鐘與焚燒拾荒者紙皮的人

放大圖片

在7月28日上環警民衝突中,有人焚燒一輛手推車上疊高約1.5米的紙皮,推向警方防線……這一把火,燒毀了一位無名拾荒者花了不知道多少辛勤汗水所積累的成果。

同樣也是仇警的賴得鐘先生,跟那些因違例泊車而受罰的仇警司機有基本的差異。他是一位資深專業老師、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外務副主席、考評局通識教育科科目委員會主席。作為一位公共知識分子,說得上是體制的一員,但跟頗多批評政府、警隊的人一樣,他仍然發布仇恨訊息︰「黑警死全家」。

黃師傅與奸人堅的對立

示威者跟拾荒者、在場警員沒有私怨,賴得鐘跟警員家人、整個警隊也沒有私怨,為什麼他們為了仇警,要詛咒、傷害、燒毀第三方的利益?仇警的意識從哪裏來?

仇警在多國也有發生,甚至是常見的現象。在英美,它較多與種族問題有關,較著名的例子是2016年在倫敦Tower Hamlets事件後的仇警、2014年的「Blue Lives Matter」、1992年洛杉磯暴動(53人死亡,數千人受傷)等。

類似香港目前情況的,是法國的「黃背心運動」(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抗議源於反對某項政策,但連場警民衝突導致12人死亡、500人重傷(包括20人失明、6人斷掌)、8000人被捕(西方國家沒有譴責法國政府,但若然此地出現如斯境況,準會嚴懲香港)。

抗議者原意是針對總統馬克龍及其政府,並要求他下台。隨着多場埋身且血腥的警民衝突,抗議者從挑戰政府轉為譴責警察權力,並逐漸演變成仇警運動;特點之一是鼓動警員自盡;結果是,2019年上半年,40名法國警員真的自殺。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