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8-01 10:00

丁望: 非理派不合作 阻交通大折騰

放大圖片

數十個穿黑衣、戴口罩的年輕人,以「全港大塞車」之名,發起不合作運動,干擾港鐵的正常運行,此即「七三○塞車事件」。他們阻擋車門關閉、不斷按動緊急掣,導致港鐵列車不能按時開出,交通癱瘓超過2小時,66班列車的乘客受折騰,乘客和社會各界有怨言。

全港大塞車 非理性行為

本欄向來認為,請願一類的社會抗爭,必須是和理型,在維護自由、法治的軌道上,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行使表達權。這種有序的抗爭模式,關乎弘揚香港傳統的秩序文化。

本欄7月4日拙文,把社會抗爭模式,分為和理型、勇武型。後者激烈,多為「大遊行」後不肯離場的小規模勇武派,他們沒有大平台、大領軍團、明確的領頭人,甚至沒有明確的目標、路線圖;他們的游擊戰,帶有隨意性的靈活應變特點,在警方的強制驅散、圍堵中,有自衞式的抗拒或暴力,釀成街頭衝突。

「六九大遊行」和「六一六大遊行」,是大規模的和理型請願,促成官方停止修訂《逃犯條例》(送中案)。

抗爭的形態在變化。激烈的除了晚間街頭游擊戰的勇武型,還有白天的不合作運動者,權稱為非理派即非理性派。「七三○塞車事件」的參與者稱,他們是和理非。儘管他們無暴力行為,但「全港大塞車」並非理性的。

從社會公共治理和秩序文化的視角考察,本欄對理性的意涵解讀是:一、非暴力和不強制他人違法、違規、脫序的理智;二、講道理、以理服人,而非恫嚇或強制他人跟隨、服從;三、要有起碼的禮貌,尊重他人的合法自由和選擇、正視人的尊嚴。

「七三○塞車事件」和前2次阻撓港鐵車門關閉的行為,是非理派的非理性行為。

塞車受害者 是勞苦大眾

非理派必須想清楚不合作的「對象」是誰?官方的「送中案」積怨很深,「七二一元朗白色恐怖」對無辜市民的暴力,令市民憤怒;公民抗命「抗」的應是官方,不合作的「對象」也是官方。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