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6-25 10:00

譚新強: 港府應鼓起勇氣推政改

放大圖片

剛從澳洲度假回港,喜見香港情況稍有緩和。我估計香港人將出現遊行fatigue(倦意),不可能每周日都上百萬人上街示威,7月1日或將是短期內最後一次。當然所有深層次問題都仍未解決,有如染上瘧疾,病人忽冷忽熱,高燒隨時復發。只望下一個主戰場,由街頭轉回到明年的立法會選舉。

香港真的是一個極為開放和成熟的國際都市。香港人的民主訴求不是天真,亦不是全被外國勢力洗腦。絕大部分市民都去過內地,亦去過全世界很多地方,很清楚各個地方的好處和壞處。他們都知道即使美國,固然算較自由民主,但亦某程度上,因此帶來大量槍械暴力事件。他們也明白民主不可當飯吃,印度雖有民主,但經濟發展遠遠落後於中國。但值得再提一次,印度股市的長期表現遠勝中國,當然美國股市的超長期表現更冠絕全球。

不能人人都富如李嘉誠

剛跟一些內地朋友吃完午飯,他們仍堅持香港只有民生問題,如政府願意大量派錢,如果每個人富如李嘉誠,就什麼問題都迎刃而解了。我當然不反對如果再沒有窮人,大家會開心一點,但事實是不可能每個人都變成誠哥般富有,而港府連派錢的勇氣都沒有。最核心的問題是,中央以至港府仍不敢面對香港人真正的訴求,很簡單,就是普選,就是民主。如政府不停堅持香港唯一問題只是所謂民生問題,這只是不管用的鴕鳥政策,根本是個假命題。

不可繼續不理會年輕人的訴求,只指摘他們過度理想化,反問即使有普選,就能吃飽飯嗎?香港與內地確處於不同社會發展階段,對大部分內地人來講,政治體制只是一個means(手段),繼續改善物質生活才是真正的end(目的)。

但對大部分的香港年輕人來講,他們固然對居住環境非常不滿,不少更覺前途暗淡,但他們肚子不餓,所追求的就是民主本身的價值,是一個重要的end,並非只是一個means。況且支持這個想法的,絕不止年輕人和較低收入人士。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