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6-07 10:00

郝承林: 長長的坡 厚厚的雪

放大圖片

港股迎來深度調整,恒生指數下試26500點水平,較今年高位下跌近三千多點。但10年後回看,現在優質企業會否已經有點便宜?悲觀的人看什麼都悲觀,樂觀的人卻能在調整中看到機會。

貿易戰是沽售原因嗎?已說過許多次,中美各自有一個深厚的本土市場,已經足夠孕育出許多大企業。內地出口企業可趁機轉向本土市場;美國跨國企業的內地佔收入比重也不過一兩成,也不過一兩年的增長。

投資者大多擔心經濟放慢,惟這一定是壞事嗎?對好企業來說大概不是。經濟好的時候,人人都能賺錢,壞企業不會退出市場,好企業無法擴大市場份額。只有在經濟放緩時,才能看見管理層的真正水平,好企業才有機會壯大,潮退先知邊個無穿泳褲。

都說日本經濟迷失30年,無疑日經平均指數從1990年的近40000點,跌至現在的20000多點,一些管理層具遠見、執行力強的企業,如UNIQLO、 Softbank、Asahi啤酒等,還是會自顧自地壯大。GDP放慢又怎麼了?買股票從來都只是買企業。

股市升跌關鍵在企業質素

金融海嘯後,內地經濟年年高增長,介乎6%至10%;美國GDP好的時候,也不過增長2%至3%,照理說,A股豈不是應該年年跑贏美股?事實卻剛好相反。重要的是企業本身,其商業模式和企業文化究竟如何?GDP增長高低根本屬次要。

現在市場憂心忡忡,連最優質的股份也下跌,這不正是長線投資的機會嗎?

美國科技企業會陷入反壟斷調查,會影響其投資價值?美國科技股受監管機構調查,差不多年年都有,但股價還不是不斷創新高?以網購為例,明明是幫消費者降低價格,而線下的競爭也很劇烈,哪裏能說是壟斷?說有關私隱,要調查和監管社交媒體,或許還說得通。

投資者總是用當下來預測未來,但未來亦會因當下而出現變化。去年10月,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說利率離中性仍遠,嚇得全球股市大跌。至12月,連最強的美股也急挫,輪到鮑威爾急急改口,說對加息保持耐性,股市便急速反彈。

今日明天互為影響

5月初至今股市出現調整,日前鮑威爾便不再說對息率調整「保持耐性」,而改口「We will act as appropriate to sustain the expansion」,於是市場預期聯儲局今年將掉頭減息兩次。同時,中國人民銀行也一改去年收緊作風,變為輕微放鬆,今年餘下時間,減息或降存款準備金率一點也不會讓人意外。現在市場只要調整一些,央行便受不住,股市調整愈深,央行寬鬆便愈多,決心以振興股市為己任。投資者不用擔心央行收緊會震散股市。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