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9-03-04 10:00

鄒崇銘 : 公帑流失的「暗角事件」

放大圖片

讀社會科學的人,大概無人不識葛蘭西(Antonio Gramsci),西方批判理論的鼻祖。100年前的10月革命,既影響了中國的社會運動和共產主義者,亦同樣啟發了意大利的工人運動和左翼人士;當五四運動在中國發生之際,葛蘭西亦成為意北工業重鎮都靈的工運領袖。但他在1926年被墨索里尼拘捕,展開了長達10年的獄中生涯,出獄時已經接近生命的盡頭。然而,葛蘭西在囚期間卻寫下了不朽的《獄中札記》,提出公民社會和意識形態霸權等重要分析,影響了大半個世紀的社會科學。

葛蘭西曾經把不同社會的統治階級區分為經濟(economic)、行業(corporate)和霸權(hegemonic)階級,分別代表不同類型的管治策略。經濟階級只看眼前的短期利益,務求把最大量的財富搜刮殆盡;行業階級看似較有遠見一點,起碼顧及行業的長遠可持續發展,不會做出殺雞取卵的愚蠢行為;至於霸權階級,則是葛蘭西眼中最「先進」的統治階級,主要存在於西歐民主國家,事事會以「整體社會利益」為先,讓其他階層即使受到剝削,感覺也是「舒舒服服」的,不會對霸權的存在過度反感。

簡單來說,香港回歸前的殖民統治者,也許仍受西方議會民主的薰陶,較懂得利用懷柔的管治伎倆,因此更接近霸權階級的理想;回歸後在畸形的議會制度下,新統治者的特權地位大為突顯,通過功能組別和選委會等機制,遂更公然地以捍行業利益出發,排擠以至打壓其他政治力量;直至最近數年,治港班子操守進一步急劇敗壞,分贓政治以更明目張膽進行,利益輸送早已見怪不怪。經濟階級如何千方百計,也只求把公帑直接塞進自己的口袋裏去。

予取予攜的提款機

過去一段時間最令人嘩然的例子,相信非三隧分流方案莫屬。去年10月《施政報告》提出東隧、紅隧加價,西隧減價的方案;同時卻建議在西隧專營權2023年屆滿前,向西隧補貼最多達18億元,最終遭到立法會跨黨派的群起反對,政府被迫撤回有關方案。儘管上周政府改變建議,月底再向立會闖關,但至今仍未找到體面的下台階。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