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8-12-27 10:25

鄭赤琰: 上帝要特朗普瘋狂的孟案

放大圖片

2018年12月1日,華為副董事長、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香港乘搭前往墨西哥的航班,途經溫哥華轉機時,被加拿大警方應美國政府司法互助要求逮捕。事件已引起國際嘩然,因為事件非比尋常。

捉孟原因 各方不同

一、綜合各方輿論,有人指在機場過境,不算入境,加拿大政府無權抓人,這是國際慣例,過境區不要求入境簽證,不受當地法律管轄,尊重國際慣例的國家都不會貿然進入過境區執法。

正如斯諾登當年抵達莫斯科國際機場好幾個月,普京對奧巴馬的辯解是,斯諾登在機場過境區,俄國政府沒管轄權,算不上收留他,也不能驅逐他,現在加拿大政府竟應美國政府要求,把過境者抓起來,難怪中國要以侵犯人權進行交涉。

二、也有論述指美國要求加拿大替她抓人後引渡回美國審訊,有多項違反法律常規,例如孟不在美國法律管轄境內犯法,原則上不算違反美國法律,因此抓孟是缺乏法律依據的;又例如要加拿大抓人後引渡給美國,也有違法律常規,一般引渡案件必須當事國有十足的法律根據定了案,哪怕是「缺席裁判」,也算得上表面證據確鑿,引渡問題不大。

不過,孟案只依據美國國家安全機關和情報部門調查華為所得的「結論」,指華為不顧美國與其三幾個盟國制裁伊朗的禁令,因此有必要對華為作出法律行動。即使如此,一般做法是對公司不對人,何況這次事件也涉及滙豐銀行,也只罰款了事;同類事件也發生在中興身上,也都以罰款結束,唯獨這次改用對人不對公司,對華為職員╱董事開刀,這樣的引渡勢必引爆國際法律的嚴重糾紛,因為此例一旦成為定案,所有國際企業將無法經營下去,試想誰會為一個職位去甘冒幾十年牢獄之禍?

三、也有人指美國抓孟之舉是其慣用的「長臂法」(Long arm jurisdiction),即通過其高壓手段越出國界抓人,這次便是要加拿大抓人;礙於美加利益交纏密切複雜,渥太華不得不就範。

也有些時候,美國索性派出軍隊遠征他國殺人:例如2016年潛入巴基斯坦擊斃拉登,便是越界執法,故有「長臂法」之稱,這做法也嚴重牴觸他國的主權。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