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8-12-24 10:30

黃伯農: 俄中戰略協約之下的英脫歐進路

放大圖片

12月,當英國首相文翠珊向國會提交她與歐盟協商好的脫歐協議草案,隨即引發國會廣泛反對,首相草案被迫押後提交。文翠珊警告,如果國會否決草案,英脫歐計劃將被打回原點,也增加了無協議脫歐風險。英倫銀行警告,無協議脫歐會令英國經濟收縮8%,使英國陷入史無前例的經濟蕭條。

我認為這8%的預測沒有考慮到現時美中貿易戰可能於2019年底令世界貿易組織(WTO)癱瘓。如果WTO癱瘓,無協議脫歐後的英歐貿易便失去WTO關稅條例這張防護網的保護,恐怕到時英國經濟收縮不止8%。

兩國邊界糾紛解決

本文以俄羅斯和中國近年正在形成的戰略「協約」(entente)為背景,提出文翠珊不但要跟歐盟協商推遲脫歐日期,她更須堅持把這個首相當下去,讓選民有時間消化事態發展,重塑共識。這是因為沒有人有她這般能耐去抵受一個又一個的挫折,希望她能與民意繼續同行,讓選民理清脫歐的真正後果和現實可行性,為第二輪公投作好準備。

今年9月,中國破天荒地派出3200名解放軍到西伯利亞東部,參加有超過30萬俄軍的「東方2018」(Vostok-18)軍演。當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被問及俄中會否出現軍事聯盟,他認為機會甚微。馬蒂斯觀點反映西方傳統戰略思想,認為俄中之間的不信任,很難令她倆形成有威力的歐亞戰略聯盟。我對此說法並不同意。

自從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俄已傾向北京。俄關心如何與中國於長達2600英里的邊界保持和平。這是因為1969年邊境衝突之後,兩國投入大量資源在軍事布防之上。直至1980年代,才把邊境非軍事化;2004年,俄中正式解決了長年的邊界糾紛。

現時,俄須處理敍利亞和烏克蘭的衝突,同時應付北約和美國在東歐的軍事布防;北京則在應付美國在東海和南海受爭議水域的活動,繼續推動與台灣和平統一的政策。便不能抹殺近年俄中同時在黑海和南海的堡壘化活動,或已有相互戰略協調的可能。

另一現象是,俄中經貿相互依存的出現。俄主要出口原材料,但缺乏高端工業科技和資本;中國則成為消費商品的龐大市場,特別是石油和天然氣,也同時不斷發展成為高端科技和投資資金的輸出國。從這角度看,中俄為互相需要的經貿夥伴。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俄加快利用中國市場;自2010年來,中國便成為俄的首要貿易夥伴。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