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8-11-06 10:03

黃永: 紙牌屋背後的社會實驗

放大圖片

讓Netflix成功邁向世界的神劇《紙牌屋》,選擇在舉世矚目的美國中期選舉前4天來完成最後一季。放心,本欄不是劇評,本文也不含劇透。Kevin Spacey因為捲入性侵犯醜聞而遭解僱,亦間接令今季變得特別短,只得8集,而不像之前每季有13集。

早前播出的宣傳片,已事先張揚Spacey所飾演的Francis Underwood死掉。然而有趣的是,今季每集內容,倒有相當多篇幅提到這位前總統。這一來自然是因為劇情上不可能完全抹殺男主角過去5季所帶來的累積影響,但我覺得編劇刻意要觀眾感受到全劇被男性陰影籠罩,以配合目前在英美仍持續有勁的#MeToo餘波所營造出的那種社會氣氛。

某程度上,《紙牌屋》的最後一季,也可以視之為一個社會實驗——假若沒了男主角,《紙牌屋》就塌下來的話,難免有人會借此來嘗試反證男性的優越感,根本源自於社會而非男人本身。

只是今季《紙牌屋》為人們帶來的思考題,尚不止於以上實驗。看畢結局,觀眾也許忍不住要問:到底要去到什麼地步,始算男女平等?Robin Wright飾演的Claire Hale Underwood似要告訴世人,所謂#MeToo,原來是指「我也可以」像男性般邪惡,為求目的,無惡不作。

不,世界其實並不公平。女性可使出的手段,實在比起男性多太多了。只消看看現實政治世界便明白了:默克爾、文翠珊、小池百合子之外,還有世界盃亞軍克羅地亞那位親民女總統基塔羅維奇,以及今年6月於任內產子的紐西蘭女總理阿德恩,在在說明,女性政治人物本就有不少男性無論如何也不能擁有的身份優勢。

可不要忘記,那天林太被問到因何與國家主席並排進場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時,她亦善用了自己的女性身份,回了一句:「主禮團內只有我一位女性。」

無獨有偶,同期對岸另一神劇,即BBC的Bodyguard(英國自2002年有紀錄以來最高收視連續劇)中幾個重要角色,由內政大臣、男主角上司、反恐部門主管,以至恐怖分子的關鍵人物,全是像Claire一樣心思細密又心狠手辣的女性……莫非這真是當今世界之主旋律?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