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8-07-27 10:29

郝承林: 「平均數」可以是大誤導

放大圖片

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Bridgewater)創辦人達里奧(Ray Dalio)認為,用「平均數」來閱讀經濟,結論可以錯得離譜,因為最高和最低可以各走極端,然後得出不高不低的結論。他以美國財富分布作例,最有錢的0.1%人和底層的90%人分別擁有近兩成半美國財富。「平均」而言,美國是個富裕國家,實際卻是貧富懸殊加劇。上一次出現如此極端數據,已經是上世紀三十年代末,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

憑中位數難看清事實真相

例子當然不止一個,如過去30年美國家庭收入中位數是上升的,但原來只是較富裕的40%上升,餘下的60%只是持平(加上通脹後更應是倒退)。結果兩者財富距離,從上世紀八十年代的6倍,擴大至現在的10倍。

生活不如意,常見的便是自暴自棄。美國人過去20年,整體似是健康了。「早死率」(35至64歲)只是持平,但再一次,是有錢人健康了,低下階層卻因毒品、酒精等問題而傷害身體。大部分人感覺生活差了,社會怨氣豈會不上升,轉化在政治立場上,便是左的愈左,右的愈右。既先有首位非白人總統奧巴馬,然後又有一位強調美國優先的總統特朗普。特朗普愈發「激進」的言行,不但沒有「失分」,支持度反而上升。整體受歡迎程度可能不錯,卻是極喜歡或極不喜歡,沒有中間路線。

社會有機會調和,回歸和諧嗎?看來並不容易。因為數據顯示,收入增長差異和受教育程度高度相關。美國人花在教育的開支整體是上升的,但再一次是高收入家庭花費上升,低收入家庭只是緩升,兩者現在花在教育上的錢相差已達到4倍。

除非低工資者能有更多閒錢,又或節衣縮食將更多的錢花在下一代教育上,否則下一代的家庭收入也不易明顯改善。幾代人都感覺生活不如從前(雖然過往不一定是生活得好,但現在是和鄰居相差更遠了)。經濟擴張期(過去10年),許多事情都可以遮蓋(止於言語衝突),到經濟步入衰退會如何?達里奧並以此表示對未來政治、社會和經濟前景的擔憂。

同樣,香港家庭入息中位數約2.8萬元,但不少低收入家庭卻住於深水埗劏房。港島區的新樓,即使要三四萬元一方呎,排隊人龍依然不絕。如單以收入平均或中位數看,根本難以看清事實真相。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