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政經縱橫 | 2018-07-11 10:38

鄭赤琰: 特朗普見普京有什麼戰略打算?

放大圖片

特朗普競選總統時,曾在政綱提出要跟俄羅斯講和;其對手希拉莉則是承接奧巴馬的與俄交惡政策,在烏克蘭和敍利亞兩個火藥庫上,跟俄國針鋒相對。

希拉莉落敗後,其選舉團隊即揭發特朗普通俄,指他與普京勾結,在選舉上做手腳,導致她落選,並因此搞出「通俄門」疑案,採用司法程序調查特朗普有無利用俄國駐美人員搞選舉破壞。此案現時仍在調查中,但特朗普老神在在,你查你的,我做我的,這回更索性正式與普京約定在芬蘭赫爾辛基於7月16日舉行峰會。

扭轉民主黨的做法

由此可見,選舉時已決定的美俄打破僵局的想法,不是一時靈感,而是經過熟慮的戰略部署。

與奧巴馬不同的是,特朗普的政治定位在共和黨,奧氏的定位是民主黨;以政治基因看,民主黨偏向受薪階級,共和黨建基在企業界,前者是挾富濟民,後者是為企業打造商機。因此奧巴馬及歷任民主黨總統對國際關係是,談政治多於談經濟,在國內玩的一套是資源分配是否公平的政治問題,勢必造成美企出走另謀出路的現象,這是過去戰後數十年累積下來的現象。

特朗普上台時,他見到的情況是美企在美國嚴重「落荒」,不但資金外放,連技術也轉移,弄至美國有失去優勢的危機,因此他一上台便提出「美國優先」的乾坤扭轉大計,要立刻放棄奧巴馬與民主黨人的「政治優先」的國際策略,轉而把「經濟優先」來扭轉逐漸走失的美國優勢。

為什麼俄國在特朗普的國際關係戰略部署中,會有別於奧巴馬等一眾民主黨總統呢?民主黨人過去所看到的蘇聯/俄國,其出發點都聚焦在政治,羅斯福想到的是蘇聯可助一臂之力,把日本徹底打敗;杜魯門戰後急急以「圍堵政策」包圍蘇聯,聚焦點也是「共產主義會威脅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政治;甘迺迪與赫魯曉夫差點在古巴危機中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還可能是核子戰爭呢!

(節錄)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