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國情國事 | 2017-05-24 10:12

許劍昭: 中美外語能力與大國崛起

放大圖片

北京需要多少名「非英語」(non-English)文件翻譯員和即時傳譯員,於「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協助各級官員,接待來自130個國家1500多名代表,包括28位國家元首?

當非英語國家領導人談話時,即時傳譯員必須為總統埃爾多安翻譯土耳其語,為首相納吉布翻譯馬來語,為總理齊普拉斯翻譯希臘語,為總統肯雅塔翻譯肯尼亞語……。

美國外語能力正減弱

換句話說,中國正在發展一個龐大而多元化的中文與非英語外語翻譯專業人員隊伍。他們不僅為企業提供準確和適時的溝通服務,而且要為政治外交、文化交流、國家崛起,建立堅實的基礎。

一個國家的外語能力不僅僅是為了翻譯,而是構成全球領導能力必不可少的元件之一。喬治城大學Charles King教授在他的一篇〈外交事務〉文章解釋了這一點。

他認為美國的全球霸權地位,是建基於擁有「無與倫比」的能力,去獲取其他民族的「內部隱藏」知識──文化、歷史、政制、地方經濟、人文地理,並且達到「粒度細微」的地步,讓決策者作出關鍵的區別及到位的決定,而這個能力的起點是精通的外語能力(英國的能力源自倫敦大學東方與非洲研究學院的外語研究)。

然而,美國的外語能力正在減弱。2009至2013年間,美國大學外語課程學生減少了6.7%,而且大多數課程的跌幅達到兩位數字。美國高等教育現時研究最多的語言是西班牙語和法語,第三位是美國手語。另一方面,於1991年成立的「國家安全教育計劃」(NSEP),為學生提供資助學習高水平外語及文化──阿拉伯語、中文、印地語、波斯語、俄語、Swahili、Urbu、Yoruba、土耳其語等等,迄今只批出約2000個學額。此外,在美國學術界,超過一半的國際關係研究人員,很少或從未引用非英語來源的資料【註1】。

(節錄)

全文